玄一

心向长白

大部分是卡米尔的视角

皇宫背景,骑士队长安,安迷修奉雷狮的命令找卡米尔

碎片文,不是一整片连起来的。慎
因为在下脑子有点病病这样写快乐)

无论他多少次摆出攻击的姿态,安迷修总是用着最温柔的笑容说着安慰的话语。半跪于地的骑士和他生出的手,成为了卡米尔世界的第一束光。

皇宫是整个雷王星最为尊贵的地方。当然,也是最为黑暗的。即使是半大的孩子,面对同胞之人也能下至杀手。卡米尔已经退到了平台的最边缘,高台栏杆光洁如新,但卡米尔清楚——这只是一个摆设,靠上去便是一同粉身碎骨的命运。而负责的清扫高台的宫人会在第二天就被处死,伴随着失足的私生子和谣言消失的一干二净。
大皇子和和几个贵族公子还在靠近……
不能动手,那样一定会给雷狮连累雷狮。该死,明知道雷狮要出宫,不应该因为宴会放松警惕的!
距离只剩一个抬臂……
恶意的笑意中掺入甲胄碰撞的声音“大殿下,诸位少爷,夫人们已经到达正宫在大厅等待,愿您移步。”

当最后一个少爷消失在视野后,他被紧紧拥入一个坚硬的怀抱,关节被盔甲硌得生疼。但他知道,他安全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看见他手中的玫瑰递到那位红发小姐手中时,会下意识的看向别处。翡翠的瞳孔荡着温柔看向自己时,手会不自觉的握紧……

卡米尔越发沉默。

当雷狮认真的对卡米尔铺陈了逃出皇宫的计划后,他的第一想法不是如释重负的解脱,而是想与安迷修一起逃离。骑士长在认真的听完计划后勾出熟悉的微笑,以最郑重的礼仪起誓:“我愿守护您一生,我的殿下。”

按照安迷修的提议,他与雷狮先行,警戒的卫兵在有意的操纵下变得简单易躲。出逃的第四天,约定好的碰头日子,却在吃早饭时听到了不可思议的转折
—“听说了吗?皇宫里出大事情啦!”

—“嗬,说来听听。”

—“骑士队长你们晓得吧,那么好一个人,居然是敌国的奸细呀!”

—“啥?不可能吧!我住都城那边的表妹子还说自从他上任了,去她店里闹事的都没了。那么个贵人,还帮她搬过货呢!”

—“咋不可能!他偷了皇帝的印玺,还把三皇子绑到西郊了,说要拿三皇子签条款,今天早上就要杀头嘞!这三皇子啊,估计凶多吉少咯。”

店内沉浸在一片长吁短叹的热闹气氛中,谁也没注意到角落里两个发着抖的身影。

与此同时的刑场,安迷修垂着头被绑在一根木柱上,衣物不复往日的整洁,取而代之的是破烂的布条和累累的血迹。一桶兜头浇下的盐水让他清醒过来,看见下面的人群,条件反射的想勾起嘴角,招来的是一蓝蓝的烂菜叶和腥臭的鸡蛋。腐烂的味道和刺痛困顿的身体让安迷修再次昏沉起来
——他们应该到东边哪一个城市了呢?希望他别再那么少言,三殿下也是一个很好护短的人,应该不会再受到欺负了吧。唉,那双眼睛应该属于天空的。真希望能继续在他身边啊,不过没让他看到我这幅样子,也很不错。
晚安,我的殿下。
我爱你。

卡米尔在充满腐败骨肉的乱脏坑中将安迷修挖出来,洗掉泥血,换上干净的衣服后呆坐着看着安迷修的脸。骑士长大人撒了人生中的唯一一个谎,代价是他的生命。
原来守护的一生不是伴随,而是用尽自己的生命……
真是自私至极!
卡米尔睁大眼睛想看清楚安迷修的脸,眼眶里的液体却完全模糊了视线。

天空死寂成海。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