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一】

我很菜

幻镜

(以前群里讨论的养成,试图填坑)

“今天也是没完成任务,又要吃白馒头啦!”伍六七接过馒头吃得十分欢快,看起来完全不嫌弃:“大保,今天早上怎么有五个馒头啊,加餐啊?”
“扑街仔!有两个要留着下午吃的啊!我们哪里有钱早上吃五个馒头啊!”

“喔,你说的对啊…”

“真是气死我了”鸡大保说着气冲冲地出了门。
伍六七啃完馒头伸了个懒腰,打算把剩下的馒头放柜子里时,发现剪发台上摆着一面镜子,对着光照看起来十分精细,像是个古物。

“嗯…?这个,难道是大保的隐藏财宝?不会是个古董吧……”伍六七把镜子夹到胳膊下,跑出门左右探头探脑地看,而后赶紧关上店门换上了一幅奸商的表情“嘿嘿嘿…既然大保不好好放着,那就是我捡到的咯~ 对了,以后剪头发的时候还可以一起来个以气御剪,以气御镜,客源一定滚滚不尽……!哈哈哈哈我真是绝顶聪明啊!”伍六七从天上下红钞票的幻境中回过神,兴奋地搓了搓手“让我先来试试效果。集中精神,以气御镜!”

小岛上的大保J发廊在那天早上发出了从未见过的光,室内空无一人……

(带了一些丧能)
――――――――――

有一个出生在黑暗里的孩子。黑暗中,所有东西都是灰色的。

某一天,他看见了一个削薄而脆弱的东西,那东西十分精致,轻而易举的和黑暗里粗糙的物品形成了对比――是个外来物。

他把上面的灰仔细擦干净,然后那个东西就有了孩子在黑暗里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光。温暖而明亮,明亮得让孩子轻易地看清了自己在摸爬中沾染的肮脏。

孩子生活在黑暗里。他知道任何东西在这个地方呆久了,都会变成一模一样的灰色,他喜欢光,他不想光变成灰色。他把光从手里放下,但是光追随着他,蒙了灰也要跟着。孩子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值得光跟着,十分的困惑。

孩子贪恋着光,即使他在黑暗中退化的眼睛已经被光灼烧得快要失明,他也想强留住光。

但其他的黑暗发现了光,黑暗不会允许光的存在,那对黑暗是一种巨大的羞辱。

孩子的手太小。他藏不住光。

他合起手掌捂在胸口带着光奋力奔跑,身后是疯狂尖啸着的黑暗。

孩子知道光能脱离黑暗,但他的腿脚已经被风刃划伤,被黑暗捆绑,他走不出去了。唯有将双手竭力举高,让光离开黑暗。

光终于融汇进天空,孩子的脸上有释然的笑,变成黑暗。

玄一。

群里的讨论w柒哥的千刃真的是苗刀啊!

置顶感谢每一位点红心蓝手的天使!
能被喜欢真的万分荣幸了 TVT

顺便宣一波群――刺客伍六七同好会,群聊号码:867409328

欢迎大家来玩啊w

【小破车,军队外出执行任务背景】

伍六七的上身衣物穿得齐整,裤子早就揉成团丢在了一边,帐篷地方窄,只能两条腿勾着那人的腰坐在腿上面。
腰际一片都是敏感的要命,早就软得靠柒的手揽着才没趴下去。硬质的军裤蹭着隐私处加深了刺激让人忍不住颤栗,前端被人耐心的引导着,手上有着常年格斗的茧,带着磨砺,弄得伍六七有点痛,又挣脱不了一阵阵的欲望。在螺旋处恶意地打着转却不给一个痛快,前孔流出难耐的可怜液体。
伍六七本能的抬高了腰往前面又蹭了一些,没注意到面前的人眼底滑过一抹暗红,只觉得感受到的力量突然加大,让压喉咙里的呻吟终于出口,又立马收了回去――薄薄的帐篷外就是一队队巡逻的友军。伍六七正闭眼努力让自己冷静一下,耳垂处又传来被舌头舔舐的温热和一句气声“再来次…我想听你话钟意我……”
在全营面前冷漠裸奔的伍六七被这句话说得射了。
首席漂亮的腹肌上多了滩白色的液体画面让伍六七不忍直视地扭过头尴尬地笑着用手蹭蹭脸“一时间没忍住,没忍住…”
突然被托着后脑压在了身下,股缝处按上了一根手指,有冰凉的滑液“那就再来一次好了。”

(看我一脚刹车〔千刃警告?〕)

玄一。

【重生】

【是个私设如山的意识流爽文,完全爽文ooc警告】
(1梅花十三视角  ,亲情向,职业设定沿动漫)
(2梅花十三喜欢青枣,伍六七每天都会准备好)

我走进卧室的时候,桌子上照例放着一碟青枣,果子上的水珠在夕阳的照射下闪着碎光。

身后有门把被压下的声音,白色卫衣闪进门,一边抖着雨伞一边碎碎念地抱怨着“这天气怎么又出太阳又下雨的,这是要下开水吗…”我静静地看着他“啊,十三你回来啦,我正好买了肠粉,加了鸡蛋的,一起吃吧。”

伞柄处有紫色流光。

泡沫餐盒敞着口,像被切开了的泡水的尸体。

我不想下筷,但他埋着头吃得很香,我不想打扰他。“我想吃牛杂面,你做的牛杂面。”他有些困惑的抬头看我,又转为恍然大悟一般的臭屁表情“喔~是不是想念我的手艺了呀。好吧,让你独家专享一份阿七牛杂,面筋劲道,口感丰富,一口回味无穷,超值保证!”

于是吃了一半的肠粉完全被搁置在一边,煤气灶上的火焰看上去温暖又活跃。牛杂过水烫熟,一把面条煮得翻滚,再盖上一个荷包蛋,一小撮青葱。揭开锅盖时,水蒸气热情地扑面相迎,柔化了所有的锐利。

我靠在门边看着,有些晃神。“阿七……”
“嗯?”桌前的人转过脸来,是嘴角上扬的笑。
“肚子要饿死了…”“欸,靓女稍等一下下,马上就出锅了,拿碗接一下――”

面条的味道一样的好,他的手艺没差过。但是里面有葱花。
“阿七……我不吃葱的。”我的嗓音竟然已经如此沙哑……
对面的人顿了一下,而后便是上扬着的语音“这样啊,我下次不放了。”
“阿七是不会忘记的…”回答我的是一片寂静。
“你现在……到底算是谁?”
“嘅样唔好吗,六七有在,我也在。”平直的嘴角,面上带着寒冰一般,瞳孔有着一抹暗红――是柒。

想要接近一个人,就必须先从理解他的喜好开始。唯有尊敬与认同是最好的敲门石。

是粗糙的印象涂色TVT他们真的超好啊!

是我第二次  粉现实的人物了
(第一次是居老师)

表面上文手们各种疏离礼貌,实际上他们在吃到粮的时候各种爆炸开心甚至粗口乱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