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一

心向长白

在首页各位大佬里突然看见了自己的垃圾……我的天……跪了跪了

OK,眼神对视失败…
(私心打柒七tag)

五六七真好!

(私心打柒七tag)

每次看到喜欢的太太总想点满红心蓝手,然而怕太太不喜欢这样,得克制自己的双手……

光【1】

bg向周泽楷X唐柔
冷圈?你看我怂过吗

轮回的杜明觉得队长最近觉得队长最近十分不对劲,尤其是对他。
在第N次,被队长幽深而复杂的眼神吓到,心累的回到宿舍后,周泽楷敲响了杜明的房门。
于是杜明儿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在大眼瞪小眼,长达五分钟的沉默中,泄了气……“队长,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周泽楷终于开口“嗯,你喜欢兴欣的战法吗?”“啊?柔姐是我偶像啊!”

周泽楷的脸皱起来,抿着唇,杜明看着有点方,脑内弹幕瞬间满屏咻咻飞过。连周泽楷是来找他告白这种事可能都想了,并沿此路狂奔——
队长再次张口了!他要说了!
“我们,公平竞争。”
难道我真的猜对了?公平竞争,竞争什么?天哪,看他坚定的眼神!OMG!队长我是直的!队长你不能这样!

周泽楷疑惑的看着杜明抱着胸的猥琐动作,不自觉的补了一句“我,喜欢小唐。”

哦,这样。MMP,我刚刚肯定是被二翔附体了。(孙翔:???)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杜明瞬间凌乱“队,队长,你,你等等,那什么,你先回去,我自己捋捋。”
等估计周泽楷回到房间了,杜明扑到电脑前敲开对话窗

—队长,你真喜欢柔姐啊?

—嗯。

杜明迅速爆了手速截屏发到了轮回内部群。
果不其然,群里立马炸开了“方明花”,并且迅速而默契的排起了队形
笑歌自若—“放弃吧杜明儿,你争不过队长的”

无浪—“放弃吧杜明儿,你争不过队长的”

一叶之秋—“放弃吧杜明儿,你争不过队长的”

云山乱—“放弃吧杜明儿,你争不过队长的”

吴霜勾月—“我知道了知道了!你们不用排着队提醒我事实吧(生气.jpg)”

一枪穿云—“……?”

无浪—“好了,不闹了,杜明,队长问你的意思呢。”

吴霜勾月—“唉,我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屈服于邪恶势力咯。”
吴霜勾月 —“队长加油,我对柔姐其实是出于对偶像的  仰望,要是真的追到了柔姐,记得给我一份喜糖就好!”

一枪穿云—“好O v O”

笑歌自若:小周方便告诉我们,是怎么喜欢上唐柔姑娘的吗?

一枪穿云:嗯…像火,像光,很明亮!想靠近她。

云山乱:我感觉膝盖中了一箭…

无浪:我也…

于是在解(wan)决(sheng)内部矛盾后,大家又开始纷纷出谋划策
论,如何追到唐柔大boss

一番激烈争讨后得出结论:

绝对不能像杜明儿一样就行。

无浪:唐柔妹子的战斗风格很强势啊,一挑三也完全不怕呢。

笑歌自若:的确,会不会对荣耀的操作有很高要求?

云山乱:这个队长应该是不用担心的,我感觉还不如想想唐柔妹子喜不喜欢队长的颜值。

吴霜勾月:我觉得这个也不用担心了。

云山乱:那说不定呢?万一唐柔妹子喜欢韩队类型的呢?

一叶之秋:啥?唐柔喜欢霸图队长的类型?

无浪:二翔你退群吧…

一叶之秋:???

周泽楷看着屏幕,不由自主的对自己的颜值产生了怀疑,并陷入沉思。

于是第二天早上大家看着那个带着墨镜,挂了根塑料狼牙,穿着皮夹克的大背头周泽楷,觉得自己可能睁眼的方式不对
周泽楷:感动吗?(唐柔会为我感动吗?)
众人:……(不敢动,完全不敢动)

会抽烟的周泽楷人设(其实更像回忆录)

群里偶然聊到这个设定,说感觉会很带感 于是试着码一下
周泽楷刚刚到轮回的经历有参考 @烟火流星 太太的分析
(其实感觉@太太挺不好意思的感觉打扰了太太)

一次友谊赛后,叶修习惯性地点起一根烟,顺便往周泽楷那边示意了一下,开玩笑地问了一句:“小周要不要一根啊?”周泽楷愣了一下,旁边的魏琛打趣道:“人家小周可是联盟的乖孩子,谁像你个老烟枪!”“嘿,你这不是变着法的损自己,哥都拦不住你。”话题笑闹着被扯开,周泽楷笑看着。

周泽楷其实会抽烟。但是联盟没有几个人知道,一个是因为他抽烟从来都是避开人群,二个是因为他并没有烟瘾,只是偶尔才抽一根。 烟是在训练营的时候接触的,那时候的周泽楷只是一个替补。繁重的训练,家人的不理解,不太会表达导致的队友间的摩擦像蛛丝一样缠绕着每个角落。 那天训练完毕看着门外几个训练生互相笑着走过走廊,指间红色的光亮明明灭灭,像萤火。周泽楷看着他们远去,只留下一缕白色缠绕。周泽楷想着那两个练习生放松快乐的表情,在宿舍第一次点起了烟。

走至宾馆,轮回队员们先行,周泽楷落在后面走着。江波涛回头看了一眼,周泽楷指指另一条走廊示意,江波涛会意继续和队员往另一边走去。
靠在窗边抽出刚买的烟,拿在手上点燃。周泽楷不是叶修那样的老烟枪,拿根烟都能换着花样抖出来,另一种意义上,他是一个规矩的人。烟细长而柔软,烟雾缥缈,看不出来有着让人无可奈何的能力。有点像周泽楷。
微抿住烟口吸入一口气,苦涩而微辣的味道充斥口腔,而后悠然打转。味道已经不像第一次那样肆意冲撞而辛辣,让人咳嗽得声音嘶哑,眼泪都涌出来。 缓缓舒下,烟雾缠绕掩住低垂的目光模糊了棱角。指节间的烟已经积了一段灰烬,轻点一下,红色的光回到明亮的状态。

周泽楷凝视着那光亮回想起刚刚接手到一枪穿云的时候,阳光打在账号卡上的颜色。 一开始加入到轮回的磨合期可以说艰辛,全新的队伍和账号卡让人感到兴奋,也让人感到压力。
因为老退役和沉默寡言的性格让周泽楷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要点上一支烟,即使只是放手上悬着。
直到队伍开始换血,方明华的照顾也让周泽楷慢慢融入了队伍,于是从没有放松过训练的时间得到了回报,轮回开始迅速在比赛中崭露头角。而后便好像触到了幸运女神的指尖一般,一切都变得顺其自然好起来。江波涛的加入让困扰许久的沟通不畅得到解决,偶尔的力不从心也因为孙翔和一叶之秋变成了“双一组合”的骄傲,一直领跑的积分让人热血沸腾,仿佛世界也只差一层可以用手拨开的烟雾。 夜风吹过,散去尼古丁的味道和缭绕的白色,视线所对是静止的黑色湖面,宛如奇迹六秒后的现实。
拿着烟的手指节修长,带着男性特有的筋骨,指甲也被修剪得干净。可能是联盟里最有商业价值的手,但是他没在那位的手下撑过三秒……被打爆。
烟蒂被按在垃圾箱的石子上,连着被按下的还有心里的复杂情绪。天色愈加暗沉,路灯骤然亮起带回光明,照出一片温暖气氛。最后一丝白烟散去,周泽楷转身向战队所在的楼层走去。
一切都将过去,光明,属于未来。轮回会赢。

大部分是卡米尔的视角

皇宫背景,骑士队长安,安迷修奉雷狮的命令找卡米尔

碎片文,不是一整片连起来的。慎
因为在下脑子有点病病这样写快乐)

无论他多少次摆出攻击的姿态,安迷修总是用着最温柔的笑容说着安慰的话语。半跪于地的骑士和他生出的手,成为了卡米尔世界的第一束光。

皇宫是整个雷王星最为尊贵的地方。当然,也是最为黑暗的。即使是半大的孩子,面对同胞之人也能下至杀手。卡米尔已经退到了平台的最边缘,高台栏杆光洁如新,但卡米尔清楚——这只是一个摆设,靠上去便是一同粉身碎骨的命运。而负责的清扫高台的宫人会在第二天就被处死,伴随着失足的私生子和谣言消失的一干二净。
大皇子和和几个贵族公子还在靠近……
不能动手,那样一定会给雷狮连累雷狮。该死,明知道雷狮要出宫,不应该因为宴会放松警惕的!
距离只剩一个抬臂……
恶意的笑意中掺入甲胄碰撞的声音“大殿下,诸位少爷,夫人们已经到达正宫在大厅等待,愿您移步。”

当最后一个少爷消失在视野后,他被紧紧拥入一个坚硬的怀抱,关节被盔甲硌得生疼。但他知道,他安全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看见他手中的玫瑰递到那位红发小姐手中时,会下意识的看向别处。翡翠的瞳孔荡着温柔看向自己时,手会不自觉的握紧……

卡米尔越发沉默。

当雷狮认真的对卡米尔铺陈了逃出皇宫的计划后,他的第一想法不是如释重负的解脱,而是想与安迷修一起逃离。骑士长在认真的听完计划后勾出熟悉的微笑,以最郑重的礼仪起誓:“我愿守护您一生,我的殿下。”

按照安迷修的提议,他与雷狮先行,警戒的卫兵在有意的操纵下变得简单易躲。出逃的第四天,约定好的碰头日子,却在吃早饭时听到了不可思议的转折
—“听说了吗?皇宫里出大事情啦!”

—“嗬,说来听听。”

—“骑士队长你们晓得吧,那么好一个人,居然是敌国的奸细呀!”

—“啥?不可能吧!我住都城那边的表妹子还说自从他上任了,去她店里闹事的都没了。那么个贵人,还帮她搬过货呢!”

—“咋不可能!他偷了皇帝的印玺,还把三皇子绑到西郊了,说要拿三皇子签条款,今天早上就要杀头嘞!这三皇子啊,估计凶多吉少咯。”

店内沉浸在一片长吁短叹的热闹气氛中,谁也没注意到角落里两个发着抖的身影。

与此同时的刑场,安迷修垂着头被绑在一根木柱上,衣物不复往日的整洁,取而代之的是破烂的布条和累累的血迹。一桶兜头浇下的盐水让他清醒过来,看见下面的人群,条件反射的想勾起嘴角,招来的是一蓝蓝的烂菜叶和腥臭的鸡蛋。腐烂的味道和刺痛困顿的身体让安迷修再次昏沉起来
——他们应该到东边哪一个城市了呢?希望他别再那么少言,三殿下也是一个很好护短的人,应该不会再受到欺负了吧。唉,那双眼睛应该属于天空的。真希望能继续在他身边啊,不过没让他看到我这幅样子,也很不错。
晚安,我的殿下。
我爱你。

卡米尔在充满腐败骨肉的乱脏坑中将安迷修挖出来,洗掉泥血,换上干净的衣服后呆坐着看着安迷修的脸。骑士长大人撒了人生中的唯一一个谎,代价是他的生命。
原来守护的一生不是伴随,而是用尽自己的生命……
真是自私至极!
卡米尔睁大眼睛想看清楚安迷修的脸,眼眶里的液体却完全模糊了视线。

天空死寂成海。

今天我舍友和我的日常

“我感觉我瘦了!裤子都松了一些!”

“我觉得那是因为你裤子被撑大了而已”

“我可去你的吧!”

“诶,你今天早上和其他人说这件事的时候,他们什么反应,你那么激动?”

“他们反应和你一样!你知道那种被人从云霄上瞬间被打下来的感觉吗?你说你们反应怎么就那么一致?生气!”

“呵,因为我们一起接受了九年义务教育啊。”

“????”

【人物设定:刑警队】

占tag致歉
私心打叶莫叶标签

【叶修:吊儿郎当的老烟枪,兴欣队长。前嘉世队长,后因副队刘皓当了叛徒,亲手处理事件后退役一年。

进队原因:据说是为了调查,十年前好友被人为造成车祸案件 而主动进入嘉世,并带领嘉世连拿三年破案组第一。

【苏沐橙:警花。刚进队时被老警员看不起,认为是花瓶,后用精湛的搏斗术微笑着打败了所有挑战者,以至于再无谣言和不满。人质解救担当

进队原因:跟随叶修寻找哥哥案件真相

【莫凡:原“拾荒者”。典型黑吃黑选手,道上独来独往,隐藏度极好。现被兴欣招安成为情报探查员[卧底,趟雷的]武器是一柄黑色薄刃短刀,招数都是一击必杀的技能

进队原因:被叶修截胡好几次货物,并且被诬陷是在帮对家做事,引来追杀。在兴欣摆平事件后进入兴欣

【包子:在被叶修带队砸了自己看守的厂子之后觉得叶修很酷,于是认叶修做老大,打架一把手,小道消息广,街头势力多。

【唐柔:很喜欢出任务和逮捕,切磋

【罗辑:电脑技术高超,提供远程支援,和乔一帆一起控场

【乔一帆:原微草队员,在一次重要案件中独自率先找到罪犯,未能拖住,导致犯人逃走后,被兴欣挖走

【方锐:原呼啸队员,师出盗门,后转职为特工

【安文逸:兴欣队医,先天性体质弱,算兴欣短板

【魏琛:专业蹲点人员,能和犯人侃大山到称兄道弟